导航菜单
[!--jjbt--]
花雕作者:海飞24
 
产品编号 扣点数 储存地址 容量大小
0 本站 X K
本站收藏各类大百科全书大辞典6000多种  |   还有各类型电子书100多万册

花雕[作者:海飞]

查看有无更新版本关键字: 2005-9-3 

  2.你别和男人走得太近

  在离开破庙堂以前,宋朝站起身来红着眼睛走到了佛像前。宋朝一句话也没有了,看到花青搂着香川照之,他就不愿意再说一句话了。他的心里,被钻了一个洞,这个洞让他疼痛。他走到了佛像跟前,佛像已经破败并且积满灰尘,但是佛像脸上的表情仍然是面带微笑地望着远方的。宋朝踢了佛像一脚,又踢了佛像一脚,后来他停了下来。宋朝开始又双手拍打着佛像,他拍下了不少佛像身上的灰尘。宋朝对着佛像喊,宋朝,你混账,你不是东西,你一钱不值,你输得一败涂地。宋朝的手上,转瞬间有了丝丝缕缕的血迹。血印印在了佛像的身上,花青这时候也心痛了。如果她不是宋祥东的三太太,她自己也搞不懂,究竟会爱上宋朝还是香川照之。她推开了搂着的香川照之,站起身来拖住宋朝拍打着佛像的手。花青说,别这样,宋朝你别这样。

  宋朝仍然拍打着,又有一些血流了出来,有许多血积成了血条,挂在宋朝的指缝间。花青拉不动宋朝,花青劝不住宋朝,她看到宋朝的脸已经变形了,眼睛里布满了血丝。她还看到宋朝的嘴唇嗫嚅着,宋朝突然停止了拍打佛像,他盯着佛像看着,后来他小心奕奕地用手擦去了佛象一角的灰尘,抚摸着那上面的油坭堆塑。他抚摸了很长的一段时间,脸上露了了痛苦的表情。他皱着眉,像是努力地要想起一些什么。他的笑容终于浮上了脸庞,一转身,他紧紧抱住了花青。花青在他的怀里挣扎着,却怎么也挣不开。花青想,不挣了吧,已经令宋朝如此伤心了,不如不挣了吧。花青这样想着的时候,宋朝却推开了他。宋朝冲出了庙门,他开始奔跑,他向东浦奔跑,向着宋家台门奔跑。

  花青仍然是坐着香川照之的脚踏车回去的。车快到东浦的时候,花青从脚踏车上跳了下来,她说你先回去吧,我一个人慢慢走回去。香川照之看了花青身上脏兮兮的月白色旗袍一眼,点了点头。花青看着一个男人的脚踏车慢慢在街上骑远,慢慢变小,慢慢变成一粒黑点,最后消失了。然后花青路过了小昌租住的小屋,路过了小宁波的裁缝铺,路过了竖着一根木桩的河埠头。然后她走进了宋家台门。走进台门的时候,她看到一辆脚踏车就停在天井里,而香川照之却不见了。她用目光搜寻着,没有发现香川照之。这时候太太从屋角转了出来,她忧心忡忡地看了花青很久,轻轻地叹了一口气。太太的一声叹息,让花青很难过。她总觉得是自己做错了什么,所以她把头勾得很低。尽管她的头勾着,但是她还是看到了太太的离去,看到另一个叫筱兰花的女人从她的房间里出来。筱兰花盯着花青看,花青想我一定是很狼狈的样子。筱兰花最后无声地笑了。

  花青找不到香川照之,她就去了西厢房。推开西厢房的门,她看到了头发蓬乱,脸上和手上都积着血痂的宋朝。他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,手里捧着一只小巧的坛子。他的手掌拢起来,把一堆泥堆上去,立体的图形很快就出来了。宋朝说,花青,我们可以像堆佛像那样,把花雕坛的图案,堆到上边去。你说是不是。宋朝的脸上是胜利的笑,这样的笑是迷人的。花青也笑了起来,花青高兴地尖叫了一下。这时候他才发现,宋朝的两只手就牵着她的两只手,宋朝是牵着她的手和她说刚才的话的。

  花青从宋朝的西厢房出来后,洗了一个澡。花青发现她的身子骨已经被拆过了一次,有许多地方,皮肉受了伤。洗完澡,她就躺在了床上,她没有吃晚饭,就那么躺着。花青想着白天的事,稻草堆上香川照之冲撞她给她带来的欢愉又在记忆中泛了上来,她咬着自己的嘴唇笑了一下。夜色渐渐浓重,她就躺在黑色里。这个晚上没有月亮,没有月亮的夜里,门突然又被敲响了。花青说,谁。外面响起了一个暗哑的声音,那是太太的声音。

  花青披衣下地,点亮了蜡烛,然后她又钻到了床上。太太走了进来,坐在床沿边。太太的脸上浮着笑意,很神秘的样子。花青说,太太你是不是想和我说说话。太太说我是睡不着,所以才跑过来找你说话的。你为什么不吃晚饭。花青说我累了,我累得不想吃晚饭了,所以我就睡了。太太说,你知不知道,日本军队和中国军队在江苏又狠狠干了一仗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东浦也会打起来。花青说,打就打吧,到时候流弹穿来穿去,穿到谁身上,谁就活该到霉。太太的声音黯淡了下来,说,也是,打就打吧,做人也没什么大的意思的。

  花青后来又听太太唠叨了一会。花青有些瞌睡了,她接连打了几个哈欠。太太说,我看你想睡了,那我走了。太太在走之前,又说了几句话,没想到这几句话一下子把花青的睡意赶跑了。太太说,以后你不要常和宋朝在一起,也不要和香川照之在一起,他们两个人你都不能在一起。男人太可怕了,一不小心你就会受苦的。但是也有许多男人,是被女人害苦的。因为世界上没有一种叫“悔”的药,所以我要劝劝你,不要等悔的时候,才想起不如当初什么都不想要,什么都不想做。

  花青没有接太太的话。太太说完这些,就走出门去,并且把门给合上了。蜡烛就那么点着,蜡烛流着红颜色的烛泪。花青想着太太留下的话,太太活了那么多年,那么那些话一定是很有道理的话。花青把这些话放在嘴里,翻来覆去地咀嚼着。嚼着嚼着,她嚼出了一把把的苦涩。像中药的味道。她才知道,人生那么多味,怎么就一味味都像是中药。

  3.我们一起来画花雕吧

  几天以后的一个清晨,花青很早就醒了过来。这是一个夏天的清晨,但是在太阳没有升起来之前,还是有一丝丝的寒意。花青穿着单薄的衣衫,从屋子里走出来,走到了天井的那些树丛下。花青已经好些天没有见到香川照之了,起先她是不想他的,她还对自己说,你不要去想香川照之。但是最后她还是想了,她不能停止想念香川照之。这时候她就想到,男人和女人之间,是不能有那一层的。有了那一层,就有血连在一起了,有肉长在一起了。想要割,怎么样的割法都会痛。

  花青就站在天井里,她站着的时候,天色还有些暗。后来天色越来越亮堂了。早起的阿毛看到花青直直地站在天井里,就吓了一跳,说三太太你站在那里干什么。花青说不干什么,我睡不着,就这样站站。阿毛“噢”了一声,就顾自己去忙活了。花青看着天一点点亮起来,看着人一点点多起来,看着声音一点点闹起来。然后,他看到了宋朝,也看到了香川照之,还看到了筱兰花。他们都走向了西厢房,他们并不是一起进去的,而是一个个地走进去的。其实他们都见到了花青,但是他们谁也没有叫她一声。

  花青又站了很久,一直站到双脚开始发酸。然后她挪动了脚步,她把脚步挪向西厢房。她看到了房里的筱兰花,筱兰花什么也没有做,而是把身子靠在放着留声机的桌子旁抽着烟。宋朝在用泥堆着一个坛子的花坟,他的手就陷入泥中,他的手想要制造出美丽的图案。香川照之也在做着花雕,他和宋朝一样,专注地用手在小巧的坛子上,堆出一些花纹来。他的手里还握着一枚小竹片,用它来勾勒着图案。他们的样子,都很专注,都不愿意去和花青打一声招呼。花青站了很久,看着他们很久,然后她才说,我要和你们一起做花雕,好不好,让我和你们一起做花雕。宋朝和香川照之仍然没有说话,花青只看到筱兰花嘴里又喷出了一口烟,烟就在房间里弥漫和升腾。花青的口气里带有了一种明显的哭腔,花青说,你们是不是都哑巴了。你们都哑了吗。

  筱兰花的烟抽到了最后,花青看到她的身子动了一下。她在留声机里放了一张唱片,然后轻轻地向花青招了一下手。花青想,我不会过来的,我凭什么要为你来摇唱机。但是她却不由自主地过去了,她有些受不了筱兰花招手的姿势,受不了筱兰花招手时的神态。她伸出手去,握住了手柄,轻轻摇了起来。那是一张西洋音乐的唱片,舒缓得像春天的鸭子在春天的水里嬉着水。花青看到那么慢的音乐声中,筱兰花在一只小瓷碗里揿灭了烟蒂,然后她走出屋去。没有多久,她回来了,一手提着一只小花雕的毛坯坛子,那么毛糙的坛子,像一个刚刚出生的丑陋婴儿。她把两只坛子放到了屋角,然后又走出去了。过了一会儿,又提来了两只坛子。她走路的步幅很慢,脸略略上仰着,显出一种高傲的神态。她的表情中,露出一种强烈的不屑。一件鹅黄的短旗袍,让她的膝盖若隐若现。旗袍上绣着轻淡而颀长的一些草叶。筱兰花像一棵高贵的草,她就行进在西洋音乐中,她在西洋乐中成长和招摇。宋朝和香川照之都抬起了头,他们一动不动地看着筱兰花一次次姿态从容地进进出出,看到筱兰花额头有了细密的汗珠。筱兰花抬了一下手,她用手背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,她的掌心朝外翻转着,手里留着花雕泥坛的一层灰黑色的脏东西。花青的手不能停也没有停,她看着并不平稳旋转着的唱片,看着唱片里刻着的一堆音乐,她走进了唱片里。她的脑子里空了,什么都没有。当她再次从留声机上抬起头的时候,看到筱兰花已经找了一张小凳坐了下来,她抓过了一团泥,她在坛了上堆着一片片的泥。她还抓过了香川照之手中的小竹片,为她所堆的图案刻画着细小的纹路。

  段四的身子闪了进来,他不动声色地看着这四个人,最后他只看着筱兰花一个人。他看着筱兰花堆着花雕坛上的泥塑,他的声音是很轻的,像一只蜜蜂在屋子里飞的声音。他说,二太太,老爷让你去一下。筱兰花没有抬头,仍然专注地做着花雕坛子。过了好久以后,段四把嗓门放大了许多,他大声说,二太太,老爷让你去一下。段四的声音把花青吓了一跳,她摇着留声机手柄的手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,使得一段西洋音乐,突然像被剪刀剪断了一样,停了下来。这让筱兰花很不满意,她抬眼看了看花青,目光里有严厉的味道。花青的手重又抬了起来,很听话地摇响了机器。段四笑了一下,他的手永远地反背放在身后,现在,他的手指头相互绞着。段四说,二太太,你是去不去,给段四一个回音,也得让段四去交个差。你知道,下人都很难做的。筱兰花终于说话了,筱兰花说,不去。她的嘴里含着一缕头发,脸上是细密的汗珠,她的话里面,有着忿忿的味道。

  段四又站了一会儿,然后他转过身去,面无表情地走了。没过多久,老爷的屋子里传来了瓷器碎裂的声音。声音很刺耳,像是要划破一些什么似的。花青的身子痛了一下,是受惊的那种痛。刺耳的声音,划破的是花青的孱弱的心灵。声音响过没多久,段四又现了,仍然用那种和蜜蜂的叫声一般的声音,很细碎地说着话。段四说,老爷说了,二太太你不去也得去。老爷还说,这是最后一次叫你了。二太太你思量一下,好让段四去回个话。

  筱兰花终于站了起来,她的眼睛红着,像母狼一样。她的动作也很夸张,大手大脚地踏翻了身边的一个坛子,咣当当的声音里,她的胸部急促地起伏着,像是胸中含着愤怒。她说,好你个宋祥东,是不是不想让我活。说完她就走了出去,抱着还没有完成的那个花雕坛子,像抱着一个婴儿一样。她从段四的身边走了出去。段四没有跟出去,他微微笑了一下,对发呆的三个人笑了一下。然后他把藏在背后的一只手拿到了前面,往上提了提。他是对着花青做这个手势的,他的意思是让花青摇着留声机的动作不要停下来。西洋音乐又响了起来,宋朝、花青和香川照之看着一个叫段四的管家,反背着双手,很缓慢地走了出去。脸上挂着微笑。花青看到他背后的手指头,在轻微地有节律地跳动着。

花雕[作者:海飞]

花雕[作者:海飞]

查看有无更新版本关键字: 2005-9-3 

  2.你别和男人走得太近

  在离开破庙堂以前,宋朝站起身来红着眼睛走到了佛像前。宋朝一句话也没有了,看到花青搂着香川照之,他就不愿意再说一句话了。他的心里,被钻了一个洞,这个洞让他疼痛。他走到了佛像跟前,佛像已经破败并且积满灰尘,但是佛像脸上的表情仍然是面带微笑地望着远方的。宋朝踢了佛像一脚,又踢了佛像一脚,后来他停了下来。宋朝开始又双手拍打着佛像,他拍下了不少佛像身上的灰尘。宋朝对着佛像喊,宋朝,你混账,你不是东西,你一钱不值,你输得一败涂地。宋朝的手上,转瞬间有了丝丝缕缕的血迹。血印印在了佛像的身上,花青这时候也心痛了。如果她不是宋祥东的三太太,她自己也搞不懂,究竟会爱上宋朝还是香川照之。她推开了搂着的香川照之,站起身来拖住宋朝拍打着佛像的手。花青说,别这样,宋朝你别这样。

  宋朝仍然拍打着,又有一些血流了出来,有许多血积成了血条,挂在宋朝的指缝间。花青拉不动宋朝,花青劝不住宋朝,她看到宋朝的脸已经变形了,眼睛里布满了血丝。她还看到宋朝的嘴唇嗫嚅着,宋朝突然停止了拍打佛像,他盯着佛像看着,后来他小心奕奕地用手擦去了佛象一角的灰尘,抚摸着那上面的油坭堆塑。他抚摸了很长的一段时间,脸上露了了痛苦的表情。他皱着眉,像是努力地要想起一些什么。他的笑容终于浮上了脸庞,一转身,他紧紧抱住了花青。花青在他的怀里挣扎着,却怎么也挣不开。花青想,不挣了吧,已经令宋朝如此伤心了,不如不挣了吧。花青这样想着的时候,宋朝却推开了他。宋朝冲出了庙门,他开始奔跑,他向东浦奔跑,向着宋家台门奔跑。

  花青仍然是坐着香川照之的脚踏车回去的。车快到东浦的时候,花青从脚踏车上跳了下来,她说你先回去吧,我一个人慢慢走回去。香川照之看了花青身上脏兮兮的月白色旗袍一眼,点了点头。花青看着一个男人的脚踏车慢慢在街上骑远,慢慢变小,慢慢变成一粒黑点,最后消失了。然后花青路过了小昌租住的小屋,路过了小宁波的裁缝铺,路过了竖着一根木桩的河埠头。然后她走进了宋家台门。走进台门的时候,她看到一辆脚踏车就停在天井里,而香川照之却不见了。她用目光搜寻着,没有发现香川照之。这时候太太从屋角转了出来,她忧心忡忡地看了花青很久,轻轻地叹了一口气。太太的一声叹息,让花青很难过。她总觉得是自己做错了什么,所以她把头勾得很低。尽管她的头勾着,但是她还是看到了太太的离去,看到另一个叫筱兰花的女人从她的房间里出来。筱兰花盯着花青看,花青想我一定是很狼狈的样子。筱兰花最后无声地笑了。

  花青找不到香川照之,她就去了西厢房。推开西厢房的门,她看到了头发蓬乱,脸上和手上都积着血痂的宋朝。他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,手里捧着一只小巧的坛子。他的手掌拢起来,把一堆泥堆上去,立体的图形很快就出来了。宋朝说,花青,我们可以像堆佛像那样,把花雕坛的图案,堆到上边去。你说是不是。宋朝的脸上是胜利的笑,这样的笑是迷人的。花青也笑了起来,花青高兴地尖叫了一下。这时候他才发现,宋朝的两只手就牵着她的两只手,宋朝是牵着她的手和她说刚才的话的。

  花青从宋朝的西厢房出来后,洗了一个澡。花青发现她的身子骨已经被拆过了一次,有许多地方,皮肉受了伤。洗完澡,她就躺在了床上,她没有吃晚饭,就那么躺着。花青想着白天的事,稻草堆上香川照之冲撞她给她带来的欢愉又在记忆中泛了上来,她咬着自己的嘴唇笑了一下。夜色渐渐浓重,她就躺在黑色里。这个晚上没有月亮,没有月亮的夜里,门突然又被敲响了。花青说,谁。外面响起了一个暗哑的声音,那是太太的声音。

  花青披衣下地,点亮了蜡烛,然后她又钻到了床上。太太走了进来,坐在床沿边。太太的脸上浮着笑意,很神秘的样子。花青说,太太你是不是想和我说说话。太太说我是睡不着,所以才跑过来找你说话的。你为什么不吃晚饭。花青说我累了,我累得不想吃晚饭了,所以我就睡了。太太说,你知不知道,日本军队和中国军队在江苏又狠狠干了一仗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东浦也会打起来。花青说,打就打吧,到时候流弹穿来穿去,穿到谁身上,谁就活该到霉。太太的声音黯淡了下来,说,也是,打就打吧,做人也没什么大的意思的。

  花青后来又听太太唠叨了一会。花青有些瞌睡了,她接连打了几个哈欠。太太说,我看你想睡了,那我走了。太太在走之前,又说了几句话,没想到这几句话一下子把花青的睡意赶跑了。太太说,以后你不要常和宋朝在一起,也不要和香川照之在一起,他们两个人你都不能在一起。男人太可怕了,一不小心你就会受苦的。但是也有许多男人,是被女人害苦的。因为世界上没有一种叫“悔”的药,所以我要劝劝你,不要等悔的时候,才想起不如当初什么都不想要,什么都不想做。

  花青没有接太太的话。太太说完这些,就走出门去,并且把门给合上了。蜡烛就那么点着,蜡烛流着红颜色的烛泪。花青想着太太留下的话,太太活了那么多年,那么那些话一定是很有道理的话。花青把这些话放在嘴里,翻来覆去地咀嚼着。嚼着嚼着,她嚼出了一把把的苦涩。像中药的味道。她才知道,人生那么多味,怎么就一味味都像是中药。

  3.我们一起来画花雕吧

  几天以后的一个清晨,花青很早就醒了过来。这是一个夏天的清晨,但是在太阳没有升起来之前,还是有一丝丝的寒意。花青穿着单薄的衣衫,从屋子里走出来,走到了天井的那些树丛下。花青已经好些天没有见到香川照之了,起先她是不想他的,她还对自己说,你不要去想香川照之。但是最后她还是想了,她不能停止想念香川照之。这时候她就想到,男人和女人之间,是不能有那一层的。有了那一层,就有血连在一起了,有肉长在一起了。想要割,怎么样的割法都会痛。

  花青就站在天井里,她站着的时候,天色还有些暗。后来天色越来越亮堂了。早起的阿毛看到花青直直地站在天井里,就吓了一跳,说三太太你站在那里干什么。花青说不干什么,我睡不着,就这样站站。阿毛“噢”了一声,就顾自己去忙活了。花青看着天一点点亮起来,看着人一点点多起来,看着声音一点点闹起来。然后,他看到了宋朝,也看到了香川照之,还看到了筱兰花。他们都走向了西厢房,他们并不是一起进去的,而是一个个地走进去的。其实他们都见到了花青,但是他们谁也没有叫她一声。

  花青又站了很久,一直站到双脚开始发酸。然后她挪动了脚步,她把脚步挪向西厢房。她看到了房里的筱兰花,筱兰花什么也没有做,而是把身子靠在放着留声机的桌子旁抽着烟。宋朝在用泥堆着一个坛子的花坟,他的手就陷入泥中,他的手想要制造出美丽的图案。香川照之也在做着花雕,他和宋朝一样,专注地用手在小巧的坛子上,堆出一些花纹来。他的手里还握着一枚小竹片,用它来勾勒着图案。他们的样子,都很专注,都不愿意去和花青打一声招呼。花青站了很久,看着他们很久,然后她才说,我要和你们一起做花雕,好不好,让我和你们一起做花雕。宋朝和香川照之仍然没有说话,花青只看到筱兰花嘴里又喷出了一口烟,烟就在房间里弥漫和升腾。花青的口气里带有了一种明显的哭腔,花青说,你们是不是都哑巴了。你们都哑了吗。

  筱兰花的烟抽到了最后,花青看到她的身子动了一下。她在留声机里放了一张唱片,然后轻轻地向花青招了一下手。花青想,我不会过来的,我凭什么要为你来摇唱机。但是她却不由自主地过去了,她有些受不了筱兰花招手的姿势,受不了筱兰花招手时的神态。她伸出手去,握住了手柄,轻轻摇了起来。那是一张西洋音乐的唱片,舒缓得像春天的鸭子在春天的水里嬉着水。花青看到那么慢的音乐声中,筱兰花在一只小瓷碗里揿灭了烟蒂,然后她走出屋去。没有多久,她回来了,一手提着一只小花雕的毛坯坛子,那么毛糙的坛子,像一个刚刚出生的丑陋婴儿。她把两只坛子放到了屋角,然后又走出去了。过了一会儿,又提来了两只坛子。她走路的步幅很慢,脸略略上仰着,显出一种高傲的神态。她的表情中,露出一种强烈的不屑。一件鹅黄的短旗袍,让她的膝盖若隐若现。旗袍上绣着轻淡而颀长的一些草叶。筱兰花像一棵高贵的草,她就行进在西洋音乐中,她在西洋乐中成长和招摇。宋朝和香川照之都抬起了头,他们一动不动地看着筱兰花一次次姿态从容地进进出出,看到筱兰花额头有了细密的汗珠。筱兰花抬了一下手,她用手背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,她的掌心朝外翻转着,手里留着花雕泥坛的一层灰黑色的脏东西。花青的手不能停也没有停,她看着并不平稳旋转着的唱片,看着唱片里刻着的一堆音乐,她走进了唱片里。她的脑子里空了,什么都没有。当她再次从留声机上抬起头的时候,看到筱兰花已经找了一张小凳坐了下来,她抓过了一团泥,她在坛了上堆着一片片的泥。她还抓过了香川照之手中的小竹片,为她所堆的图案刻画着细小的纹路。

  段四的身子闪了进来,他不动声色地看着这四个人,最后他只看着筱兰花一个人。他看着筱兰花堆着花雕坛上的泥塑,他的声音是很轻的,像一只蜜蜂在屋子里飞的声音。他说,二太太,老爷让你去一下。筱兰花没有抬头,仍然专注地做着花雕坛子。过了好久以后,段四把嗓门放大了许多,他大声说,二太太,老爷让你去一下。段四的声音把花青吓了一跳,她摇着留声机手柄的手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,使得一段西洋音乐,突然像被剪刀剪断了一样,停了下来。这让筱兰花很不满意,她抬眼看了看花青,目光里有严厉的味道。花青的手重又抬了起来,很听话地摇响了机器。段四笑了一下,他的手永远地反背放在身后,现在,他的手指头相互绞着。段四说,二太太,你是去不去,给段四一个回音,也得让段四去交个差。你知道,下人都很难做的。筱兰花终于说话了,筱兰花说,不去。她的嘴里含着一缕头发,脸上是细密的汗珠,她的话里面,有着忿忿的味道。

  段四又站了一会儿,然后他转过身去,面无表情地走了。没过多久,老爷的屋子里传来了瓷器碎裂的声音。声音很刺耳,像是要划破一些什么似的。花青的身子痛了一下,是受惊的那种痛。刺耳的声音,划破的是花青的孱弱的心灵。声音响过没多久,段四又现了,仍然用那种和蜜蜂的叫声一般的声音,很细碎地说着话。段四说,老爷说了,二太太你不去也得去。老爷还说,这是最后一次叫你了。二太太你思量一下,好让段四去回个话。

  筱兰花终于站了起来,她的眼睛红着,像母狼一样。她的动作也很夸张,大手大脚地踏翻了身边的一个坛子,咣当当的声音里,她的胸部急促地起伏着,像是胸中含着愤怒。她说,好你个宋祥东,是不是不想让我活。说完她就走了出去,抱着还没有完成的那个花雕坛子,像抱着一个婴儿一样。她从段四的身边走了出去。段四没有跟出去,他微微笑了一下,对发呆的三个人笑了一下。然后他把藏在背后的一只手拿到了前面,往上提了提。他是对着花青做这个手势的,他的意思是让花青摇着留声机的动作不要停下来。西洋音乐又响了起来,宋朝、花青和香川照之看着一个叫段四的管家,反背着双手,很缓慢地走了出去。脸上挂着微笑。花青看到他背后的手指头,在轻微地有节律地跳动着。

花雕[作者:海飞]

相关推荐:

阳龙: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无相: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联系电话:
19955321973

服务时间:
0:00-24:00(每周7天)